【思考】全媒体时代,把关人的“变”与“不变”

摘要: 导读: “把关人”概念源于社会学,进而发展成为经典的传播学概念,也由此缔造了近百年来新闻传播的“精英时代”。

10-29 17:54 首页 看传媒

导读:

“把关人”概念源于社会学,进而发展成为经典的传播学概念,也由此缔造了近百年来新闻传播的“精英时代”。时至今日,由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而引发的工具革命,引领时代从传统媒体发展到全媒体,人类信息传播的方式及内容发生了巨大变化,新闻传播的信源有了更多出口,甚至人人皆可为媒介。在全媒体时代,把关人应该如何被重新定义?是逐渐走向弱化,还是将肩负更重要的使命,在坚守和创新中发展?

把关人体系须有创新


从2008年起,“全媒体”名词开始在我国传媒应用领域被屡屡提及。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带来的工具革命拓宽了受众接受包括新闻在内的各种信源的渠道。同时,目前,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量庞大,这为提供各种互联网应用的服务商提供了用户。移动互联网日益成为创新发展新领域、公共服务新平台以及信息分享新渠道。如今,已经进入全媒体时代,大众传播的格局发生着深刻变化。

 

一方面,传统媒体的黄金时代已过去,传统媒体与以移动互联网为平台的新媒体深度融合;另一方面,大量新媒体甚至只具有大众传播某个特征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具有较大影响力。相较于传统媒体之“重”,作为信息分享的新渠道,这些新媒体都可称为当下的“轻媒体”。

 

经过近10年的发展,全媒体时代下的影响也带来了受众多方面的变化:

一是受众的阅读习惯逐渐改变。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已不再是年轻人的主要信源,手机成为所有媒体的“终端之王”。


二是新闻行业特征有淡化趋势。“轻媒体”们提供了形式更丰富的“轻新闻”“类新闻”,并在社会类新闻中拥有话语权。


三是在新闻传播理论中作为抑制与疏导新闻信息流通的把关人作用弱化,进而产生了许多问题。比如,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受到挑战,人们判断是非的能力降低。这从每年发布的年度十大假新闻、网络谣言不绝于耳就可以看出。

拨开迷雾,我们就能看到,在新闻传播中,把关人必不可少。这就使得把关人理论不仅不能弱化,还必须在全媒体时代提炼出精华,在创新基础上,在实践中创造出符合时代要求的新把关人理论体系。

把关体现规范性专业性


“把关人”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卢因提出。那些把关人——编辑们对提供给受众什么样的新闻、信息一直起着最关键的作用。

 

在我国,把关人理论一般认为,媒体在传送信息过程中,有重大的过滤功能,从政治、经济、文化、审美及自身利益等出发,对新闻信息进行层层把关、筛选等,从而决定最终面向受众的新闻信息内容,并通过发出的新闻信息影响受众。因此,在传统媒体运作过程中,把关人的作用极其重要,体现出权威性、规范性和专业性的特点。

 

全媒体时代,传统媒体不再是新闻传播的唯一渠道,受众的信息选择原来是内容第一,至于报纸,还是电视、广播则各有所爱,各取所需,从而传统媒体纷纷以“内容为王”;全媒体时代,受众的选择以“渠道为王”,以方便为最,其次才是内容选择。这就使得大量新媒体蓬勃发展,人数的增多使以前处于垄断地位的传统把关人地位边缘化。截至目前,经过近年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不断整顿,我国持有记者证的人数保持在25万左右。而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网民规模已达7.51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理论上这些人都可以在网上自由发布信息,他们都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话语权,多多少少地行使着把关人的权力。

 

从25万左右到上亿,职业化的把关人,面对无数非职业化把关人,把关人理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其一是把关人的角色被弱化。网络交互性传播的特点使昔日的把关人失去了信息传播中的权力。其二是把关人的程序被忽视。网络传播信息的迅捷性、超大体量导致把关难度加大。其三是把关权的缺失。传者和受者之间的区别被模糊,在诸多有影响的领域,出现了一批拥有话语权的意见领袖。

制度不断完善理论勇于突破


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来看,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全世界互联网发展的引领者。再往前看,没有现成的理论让我们参考。全媒体时代的革命性变化,要求原有的“把关人”概念必须更新。这就给我们的实践提出新观点、新方法、新理论提供了可能。

 

一是制度上要不断完善,理论上要勇于突破,制定以引导为基调的新闻传播法则。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基础上,传统媒体、新媒体从业人员以及专家和政策制定者共同探讨、总结全媒体时代的新闻传播规律。在制度设计上保证把关人的实际作用。在这方面,那些向全媒体转型已见实效的传统媒体具有相当的优势,他们都具有传统媒体的品牌优势,拥有丰富的新闻资源——人才、经验、设施等软硬件,以及在移动新媒体领域的实践。可以说,他们有着较为丰富的全媒体经验。

 

二是法律上需健全和细化有关条文。在不干扰新闻信息正当传播的情况下,通过引导、惩治等手段最大限度杜绝各类媒体的“犯规”行为,特别是针对一些充斥商业利益的新媒体内容发布者。

 

三是技术手段上要为我所用。全媒体时代最大的变革是工具形式的变革,要做到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就要求新闻的内容也要变革。相应的,也可以利用各种技术手段,变原来的“人”的把关为“人工+机器”的综合把关。

 

四是让新闻、传播学科成为通识教育。随着社会的发展,除了普通的新闻信息外,实用的、丰富的、互动的信息将成为主体。有句话说,在网络中,每个人都有可能不受更多的严格限制,真正实现个人的表达自由和言论自由。但是如果作为传播中的施与方(传者)而言,应必须接受正规的政治、意识形态、技术、文字和逻辑能力等各方面的训练。既然这是个“受者皆传者”的时代,那么,每个人都应该接受新闻或传播学方面的普及性教育,只有通过灌输、培训的方式,才有可能让每个人在传播新闻或其他信息时,在主观意识上充当把关人的角色。

来源:郭强,《全媒体时代把关人的“变”与“不变”》,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文编:张纾舒

美编:陈咨霖

责编:郑宇



首页 - 看传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