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十九大上会记者:融合给我们插上“翅膀”

摘要: 导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为媒体融合指明了方向。随着新闻媒体传播力的提升,新闻记者的采写、呈现方式日新月

10-30 00:07 首页 看传媒

导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为媒体融合指明了方向。随着新闻媒体传播力的提升,新闻记者的采写、呈现方式日新月异。在十九大新闻中心,《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连日观察,推出了各大媒体十九大上会记者在运用新技术、融媒体开展报道的体会和感想,为我们提供了启发和思考。

王倩:更加眼疾手快 更加烧脑费心

《羊城晚报》记者王倩在做访谈。艾修煜 摄


从开始进行十九大报道,《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王倩的工作状态基本是这样的:到现场参会—约访代表—录制视频访谈—剪片—写稿。


除了常规的参会、写稿,其余几项流程都是“新任务”。即便是约访代表也与传统报道方式不同,“纸媒访谈报道与现场访谈的角度和侧重点不同。对于代表访谈,我的采访提纲都有两份,笔记也有两份,适合不同的媒体展现需要。”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王倩麻利儿地细数着这几天的工作。


在大会开幕后短短3天时间里,除了刊发在报纸上的报道,她和团队的小伙伴已经推出了20期的代表访谈视频。


王倩说:“和以前单纯的纸媒工作相比,现在的工作变得复杂很多,思维也要在两种甚至更多种系统中随时切换跳跃。比如现场采访时,听到表达精彩的部分,就要及时录制;而文字报道则要有较强的逻辑关系和深度,视频的拍摄又尽量不能打断采访对象的思路;同时,还要随时考虑适合新媒体如微信公众号等传播的角度和细节。”


“以前一支笔一个本子就能采访,现在既要用笔记,还要拿着麦克风录,举着手机拍,报道的多样性考验着记者的思维能力和组织能力。”王倩把这种状态描述为“更加眼疾手快,更加烧脑费心”。


打开《羊城晚报》的手机客户端“羊城派”,在“十九大时光”栏目中,受众可以非常方便地观看视频访谈。记者看到,无论是画面质量、主持风格还是后期制作,都非常专业、精良。


“现在看起来非常得心应手,其实我们也经历过很多手忙脚乱的时候。”王倩告诉记者,刚开始她们既不会站位,也总是记不住镜头的方向。她们还不自觉地在采访时不停地说“嗯嗯”“对对”,录播还好,直播时常常气得后方编导发脾气。


谈及转型为全媒体记者的感受,王倩直言,双重采访工作虽然繁重,却能让记者对采访对象的了解更充分、更深入。“有时候代表集中访谈时甚至要排队,但他们毫无怨言,不止一位代表说过‘跟你们聊得深聊得透,你们的访谈很专业’。”说到这里,王倩一脸骄傲。(赵新乐)


张陨璧:直播成了硬任务

《中国日报》记者张陨璧在发布会上。冯永斌 摄


《中国日报》记者张陨璧在进行视频直播。本报记者 赵新乐 摄


十九大新闻中心正式开始对外接待服务当天,《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在现场看到了手持设备进行直播的《中国日报》记者张陨璧。


记得当时采访他的时候,张陨璧对于自己的第一次“双语”直播还超兴奋。几天后,当记者在新闻中心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当初的那个新晋“网红”已经有了非常“硬气”的作品。


翻翻《中国日报》的微博,多条由张陨璧采访的直播报道都有很多的观看人数。其中,10月19日,他在重庆代表团开放日上撰写的微博稿件【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坚决向党中央看齐、向总书记看齐】获得了1280多万次的阅读量。他拍摄的配微博发的秒拍视频【俄罗斯驻华大使秀中文:“爱拼才会赢”】也获得了58万次的阅读量……


在《中国日报》脸书账号上,有2000多名粉丝为他的英文直播点赞,留下几百条评论。网友Fritz Warner留言:“A step in the right direction!(向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


“‘直播’这个词在5年前,对我们文字记者来说可望而不可即——党的十八大召开时,记者主持现场直播还只是电视的专利。那时的中国新闻界,还不太知道什么叫‘媒体融合’,挂在嘴边的大多还是‘新媒体’;传统媒体虽然也在线上开展视频业务,但成品大多还是效仿传统电视。”提起他的第一场“双语”直播,张陨璧有些遗憾:自拍杆有点短,托举时间长了手难免发抖,个别时段画面模糊……


“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好在有报社新媒体团队强大的后援支持,直播技术环节的种种问题都迅速得到解决。”在张陨璧看来,对传统媒体人来说,虽然技术是个坎儿,但真正考验人的是准备内容。


“虽然我们是直播方面的‘后来者’,但内容上不能降低要求,要鲜活易懂,满足受众的信息‘刚需’。”张陨璧还记得,他在会场偶遇人民网的同行一起带着设备查看场地时的会心一笑——“直播,已经成了很多媒体的‘硬任务’”。(赵新乐)


冯蕾:做特色融媒体产品

《光明日报》记者冯蕾在发布会现场。张永群 摄


10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贵州省代表团讨论。10月21日,《光明日报》在秒拍视频平台发布短视频《三位贵州基层党代表深情讲述“总书记这样对我说”》,获得450多万的观看数。


“我们在会议结束后,对贵州的三位基层代表进行了采访,让他们谈感受,回顾和总书记在一起的日子,把一条严肃的会场硬新闻变成了非常好看又温暖的新闻。”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冯蕾难掩兴奋。


作为光明日报客户端的总编辑,冯蕾除了承担会议期间的报道任务外,更多的是参与协调前后方的“头脑风暴”,以碰撞出更多适合客户端表现的融媒体产品。


比如,“党代表通道”采访活动刚结束,她和团队的小伙伴很快就推出了创意H5产品“党代表通道群英谱”,采用数字漫画形式,利用手机交互技术实现场景和人物的立体化表达,并加入电影式粒子特效,让党代表风采跃然“屏”上;《三位贵州基层党代表深情讲述“总书记这样对我说”》的短视频从会议结束到视频制作完成,总共用时不到10个小时。


“最大的转变来自于理念,我们提问时都会以光明日报融媒体记者的身份,大家供稿时也都有先端后报的意识。”冯蕾告诉记者,媒体融合体现在记者身上的变化,还有技术手段的多元化。


在十九大报道中,光明日报融媒体集中发力,以原创优质内容为基石,推出了一大批融媒体产品,收获良好的传播效果。“我的红色气质”H5融媒体产品一经推出就在微信朋友圈大量刷屏,短时间获得百万浏览量;K歌互动产品《唱响光明中国》,截至10月19日,页面浏览量超过700万,用户上传作品超过50万件……


“过去一个产品的浏览量能达到10万、20万就感觉不错,现在有好几个产品的浏览量都超过200万。”在冯蕾看来,“我们不单纯追求所谓的‘爆款’,还是希望做一些有《光明日报》特色的融媒体产品,希望通过好的技术手段、好的渠道来推送自己的优质原创内容,把产品做得不仅看着好、体验好,更重要的是要有内涵、有思想、有深度,体现我们要表达的诉求。”(赵新乐)


刘世昕: 已习惯“多点开花”

《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世昕在直播。赵青 摄


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开幕当天,一条仅200多字的消息——《十九大报告“房住不炒”表述获两次掌声》被各大平台转载、推送,在开幕当天众多消息中脱颖而出,收获了不少关注。


这条消息的作者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国、刘世昕。“对信息进行整合传播,拼抢网稿,这种意识我们已经完全形成了。”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刘世昕感慨,如果是传统的发稿模式,这样的消息不可能在报纸上刊发,即使刊发了,也不会采用这样的表述方式,更不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传播效果。


从传统纸媒记者到全媒体记者,这样的转变在《中国青年报》记者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刘世昕告诉记者,十九大期间,她和上会的同事不仅要向报纸提供稿件,还需要向网站、微博提供稿件以及参与直播,同时还要和后方对接,为微信等新媒体产品的制作提供思路,配合后方技术人员做一些图标设计等工作。


《中国青年报》全媒体报道一向重视直播。十九大开幕以来,刘世昕和她的同事已经在现场进行多次直播,虽然次数并不密集,但效果很好。用刘世昕的话说,对他们这种非专业的媒体直播来说,央视直播信号开始之前的空当,就是他们的机会。


从今年开始,《中国青年报》取消了周末版的出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在倒逼记者转移到各个端口。尽管现在记者在报道时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准备更多的东西,但是可以收获更好的传播效果。“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了‘多点开花’。”刘世昕说。(赵新乐)


王巍:让党报“动起来”

王巍在工作间隙留影。 黑龙江日报社 供图


随着举世瞩目的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作为黑龙江日报社融媒体团队中的一员,我们也随即进入了“十九大时间”。大会开幕几天来,我们以全天20小时在线、每两小时一款产品的频率,让党报“动起来”。


15日,推出首款十九大融媒产品;


16日,北京全媒体新闻中心搭建完毕;


18日,十九大融媒报道正式拉开序幕;


21日,融媒产品生产量超过40款;

……


从策划到实战,从前方采编到后方呈现,团队成员以前所未有的高涨情绪,在创新创意上狠下功夫,在融媒报道上做足功课,在产品制作上不断推陈出新。微视频、MV、互动小游戏、H5、微动漫——各种新媒体手段齐上阵,40余款融媒产品多角度发声,全方位多角度地将十九大宣传报道逐步推向高潮。虽然连续作战,但大家并不觉得累,每天都精神饱满地奔波在会场内外。因为这将是职业生涯中难忘的一次采访,我们不仅在记录,也在感受、在见证。


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新闻舆论宣传工作,特别是对新媒体发展十分关切。随着形势发展,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必须创新理念、内容、体裁、形式、方法、手段、业态、体制、机制,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要适应分众化、差异化传播趋势,加快构建舆论引导新格局。要推动融合发展,主动借助新媒体传播优势。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明确提出,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身为媒体人,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声音,必须要有新思路,掌握新技术,打造新平台,创新形式和内容。媒体融合发展是一场惠及长远的变革,也是一场始于足下的创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十九大报道也是对媒体的一次大考,我们重任在肩,将全力以赴,力争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走稳走好媒体融合发展之路,使主旋律和正能量通过多渠道、多平台得到充分传播、充分激荡,从而奏响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华彩乐章。(王巍)


霍晓庆:又是一个不眠夜

校对人员在做最后的校检核对。内蒙古日报社 供图


10月18日晚,内蒙古日报社大厦二楼灯火通明。


20:30,内蒙古日报社社长、当日总值班王开召开融媒体调度会。各部门各自汇报了当天的版面、网站和新媒体的发稿安排,王开对稿件安排进行了总调度。


会后,各部门都忙碌起来。汉编总编室副主任、当日汉文报值班主任李霞开始按照十九大发稿计划及新华社稿库稿件情况对版面安排做调整。汉编总编室副主任、版式策划总监苏昊翻看着往年重大活动的报道版面,为当晚的版面策划寻找灵感。接稿人员熊忠不断刷新着夜班邮箱,接收前方报道组来稿。


另一边,新媒体工作也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3名工作人员分头行动,随时将新华社稿件和前方记者传回的稿件分别编发到PC端、客户端、微信,以最快的速度呈现给读者。


二楼东大厅,蒙文报翻译部的4名翻译人员正在埋头翻译新华社来稿,每人手边都摊开着一本厚厚的蒙汉文词典。“翻译,是蒙文报最重要的环节,翻译完,还有4道审稿程序,然后才能开始组版。为了避免差错,有些新提法新观点还要反复讨论、斟酌。”翻译组组长巴雅苏乐说。


22:00,内蒙古日报社总编辑、前方报道组总带队吴海龙来电,通报前方稿件情况,并询问版面安排。


0时过后,汉编总编室主任、前方带队主任杨佐坤来电通报,前方报道组稿件全部传到夜班邮箱了。


三、四、五、六版组版完毕;七版组版完毕;八版组版完毕;九版组版完毕;一版组版完毕,但图片还在修……版面一个个组版完毕,编辑们继续对标题、内容进行精益求精的修改,校对检查人员一个个版面认真校检。


凌晨4:00,所有的版面基本都做好了,编辑们做最后的审看。对版环节开始,打印出所有小样,排开,大家一个个看,标题、小标题、版头、转接版,再对一遍。新提法、数据,包括政策上有疑问的地方,都要仔细盯对一遍,有疑问的和总值班汇报,需要修改的,再次进行修改。


凌晨5:00,所有版面都定下来了,组版人员打包将版传到印刷厂。一读石雪峰去印刷厂做印前把关者和第一张报纸的读者。看着一张张报纸印了出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他才放心地离开。(霍晓庆)


赵新乐:自信源自底气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北京分社社长埃力克。


“中韩因‘萨德’而产生矛盾摩擦之后,中韩之间的文化产业合作也产生了障碍,十九大之后能否期待双方的积极交流?”


10月20日上午,在十九大新闻中心举办的第二场记者招待会上,韩国京乡新闻社记者的这一提问,引起了现场一阵私语。大家都想知道,来自4个国家部委的负责人会如何回答。


“我注意到在刚刚结束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活跃着很多中国电影人的身影。在我接触的业务范畴之内,我也观察到中韩两国的很多交流合作项目也在不同程度地进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表示,“在这里,我想特别强调的是,文化交流不是一般的商品交易或货物贸易,文化交流关乎民心所向,关乎情感选择。所以我们说文化交流是有温度的交流,这个温度就来自于人心和情感。民心相通了,情感相融了,文化的交流和合作也一定会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文化交流的深度和广度取决于情感的温度。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共同面对、共同思考。”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张宏森回答完问题后,很多记者投以赞赏的目光,有人在点头,有人在鼓掌。


在现场,记者不禁回想起,首场记者招待会上的场景——


“反腐败斗争将如何取得压倒性胜利?”“十九大之后,中纪委打击腐败高官工作重点在哪里?”……


面对这些看似“棘手”的问题,代表们不回避,不躲闪,实事求是、正面作答。在新闻中心的记者茶歇处,记者听到了很多媒体对这场招待会发自内心的肯定,“不错,真不错”。


“公开透明、全程开放,将老百姓、海外侨胞近年来所议论的问题回答透彻,几场发布会下来,基本说清楚了对目前一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和未来发展的走向。支持!”这是葡萄牙《葡新报》记者在朋友圈发出的感慨。


开放、自信已经成为十九大给中外媒体留下的深刻印象,几场记者招待会更让大家感受到,自信来自于中国发展的底气。

来源:赵新乐,《聚焦十九大 · 观察|上会记者:融合给我们插上“翅膀”》,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文编:李赛可

美编:陈咨霖

责编:郑宇



首页 - 看传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