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曾经“掌管三个非洲国家”的前华为高管,你在承德创业的日子还好吗?

10-30 05:40 首页 承德新鲜事儿

他,是一个在承德创业的湖南人。

作为世界五百强企业华为曾经的的海外高管,

为了承德的孩子和妻子,为了承德的家,

他从国外回到了中国,从深圳来到了承德。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关于创业的故事:

一个外地人,在承德创业的故事。


巢逸远

Yiyuan Chao

创业者


2017年8月5日,承德市青少年宫正在进行着全国青少年创客联赛承德选拔赛。赛场上,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忙碌地穿梭在各个赛场之间。为了组织这场比赛,他和伙伴们已经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月。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巢逸远。

他的身上拥有多个令人羡慕的标签:

“中山大学高材生;原华为海外国家高级经理”



他从非洲来


几年前,巢逸远加入华为公司,因为工作能力强得到领导重视,他被派到非洲拓展业务。

初到非洲,环境、气候、饮食等等方面和国内的巨大差异,让他感觉到:入乡随俗,与当地融入,如何建设本土化团队是首要任务。为此,他多交非洲当地朋友,了解他们的文化,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经过不懈的努力,巢逸远在当地已经拥有了一支200多人的团队,他掌管了公司在非洲三个国家的终端业务。而在异国他乡工作也给了他施展能力的舞台,经过他和团队的努力,华为公司在非洲的业务稳步提升,他也从一个初来乍到的职场菜鸟,变成一个拥有国际化视野的职场精英。





可能您纳闷了:这样的工作和生活听起来很不错啊,他为啥选择离开?

这事儿说起来很好理解: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但推动他真正下定决心离开的,却是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Ebola virus)又译作伊波拉病毒。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病毒,1976年在苏丹南部和刚果(金)(旧称扎伊尔)的埃博拉河地区发现它的存在后,引起医学界的广泛关注和重视,“埃博拉”由此而得名。这种病毒有很高的死亡率,在50%至90%之间,致死原因主要为中风、心肌梗塞、低血容量休克或多发性器官衰竭。而巢逸远在非洲工作期间,恰巧遇到埃博拉疫情集中爆发,病毒严重到握手也可能会被传染。


离家数年,他愈发的思念他的妻子和孩子。

他每天最为思念的就是远在中国的妻子和孩子,而最让他惭愧的是孩子成长的黄金阶段,无法陪伴在孩子身边。同时,在家中的妻子孩子也十分想念他,无时无刻不担心着他的安危。“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每次和孩子通话,他都愧疚自己不能给孩子一个明确的答复。

每到夜深人静,忙碌一天终于能躺下的时候,他开始了作为一个男人的纠结和迷茫。是继续留在华为做这份高薪酬的工作?还是回去和妻儿团聚过幸福美满的生活?曾有一段日子让他深陷选择的痛苦之中,人生的路口如何抉择?

经历过一段痛苦的挣扎后,他毅然做出了放弃华为海外国家经理职务的决定,回到家人身边,“虽然在外面收入可观,但是家庭和孩子成长的陪伴是无价的”放弃“有价”选择“无价”,巢逸远淡淡地说。



承德的女婿



除了“中山大学高材生、原华为海外国家高级经理”这两个标签之外,巢逸远还有另外一个标签:承德女婿。

是的,他的妻子,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承德人。


家人在哪,家就在哪。妻子在承德,家就在承德。

经过一些辗转,去年他回到承德,在一个对他来说“既亲切又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新征程。

用他自己的话说:“希望在承德有一个重新的开始”



漫步在承德大街上,一种“熟悉的感觉”随之而来——就像几年前,他走在非洲的街头,陌生的环境让他决定把那里当做奋斗的热土。事业心颇重的他,开始观察承德的大事小情,“要找一个能奋斗终身的事情做”,他说。


然而,这个值得奋斗终身的事情,哪里是说找就能找的?不过,上天总是眷顾那些准备好的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自己的孩子正在接受机器人创客培训”,对于他来说,生动、有趣,又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的“创客教育”,让他眼前一亮:



“我是不是也可以做这个?”


成为创客的创客


创客(Maker)“创”指创造,“客”指从事某种活动的人,“创客”本指勇于创新,努力将自己的创意变为现实的人。“创客”特指具有创新理念、自主创业的人。在中国,“创客”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联系在了一起,特指具有创新理念、自主创业的人。



有了目标,他耳濡目染地开始了解创客教育。

与此同时,巢逸远也遇到了他人生路上的贵人——承德市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郭相强,“是他真正把我带进了创客教育的大门,也是我创业的引路人”,巢逸远说。

对于郭相强,大家也不陌生。这个暑假,得让承德孩子玩点“高科技”!

互联网从业者出身的他,将目光投向了教育。他创立的“智翔机器人创客中心”,已经成为承德目前最有影响力的少儿素质教育培训机构之一。


巢逸远和郭相强这两位创业者一见如故。

郭相强告诉他,在他创业初期就遇到了不小的困难,承德很多家长都对创客教育没有概念,还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遭到过质疑,主动上门的人很少,但他一直坚信自己的选择。慢慢地,他从家长和老师们的行动中看到了曙光,看到了他们的热情和积极的态度。他笑称现在是“公司小,事情大”。



相似的经历,和共同的理念,让巢逸远决定:入伙,和老郭一起创业。


对于自己创业这条路,他的感想着实不少:

“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创业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创业就是选择勇敢的道路”

这些都是他的感慨,很实在,也很现实。

他告别了曾经的工作,一切从头来。



在他看来,教育行业是神圣的行业,他必须要思考教育的社会意义是什么?教育的初衷是什么?

宽城一所乡村小学的孩子们,让他颇有感触。

“在一个条件简单的学校,我和其他老师把带来的所有器材放到一个乒乓球台上。孩子们把乒乓球台围得水泄不通,看到孩子们对于求知的渴望,突然感觉自己责任重大。”


虽然孩子们对创客一无所知,但是能在他们眼中看到浓厚的兴趣。这个时候,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和信心,创客教育不分贫富贵贱,不论城市或乡村。它属于每个热爱创造和生活的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创客。



“事情做晚了”,这是他对这件事为数不多的感慨,听着有些辛酸。

一天的活动结束了,他们即将离开。孩子们眼神单纯,依依不舍地告别。

“教育不分等级、地位,是平等的。”

他说,教育应该是让每个人都能平等、快乐地成长。



这个外地人在承德创业的故事,就讲到这里。

如果非要把这个故事写一个注释,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开始是因为家庭,后来是为了对未来的责任。”



#访谈时间#




承德新鲜事儿 = C

巢逸远 = Y



C:从非洲有什么不一样的经历?

Y:在非洲5年提高了英语水平,拓展了视野,还遇到了埃博拉,在塞拉利昂的时候正好遇到埃博拉病毒肆虐,人人自危。


C:以你的经历可以选择更高平台发展,为啥放弃高薪回到承德?

Y:在华为的5年经历很难忘,在非洲也锻炼了很多;但是因为在外面一年才能回家一两次,没有春节,也怕错过儿子的成长黄金时期。作为一位丈夫一位父亲,应该有父亲的担当和陪伴;虽然在外面收入可观,但是家庭和亲情是无价的,所以当然是放弃“有价”选择“无价”!


C:承德目前创客教育前景怎么样?

Y:刚开始时候并不明朗,但是后来通过组织这次全国青少年创客联赛承德选拔赛以及组织家长和孩子们参加全国青少年创客联赛总决赛,从始至终看见家长和老师们的积极态度,激情燃烧的带着选手们反复的制作和练习,并斩获全国总决赛近半奖项,深为感动且信心倍增。承德创客教育前景一定是光明的,因为有着一批敢于尝试创客教育的优秀的家长和老师!


C:近期还有什么打算和计划?

Y:明天(2017年8月22日)要带领学生们去北京参加为期5天的世界机器人大赛。小学组要参加海陆空反恐机器人大赛,虽然难度大,但是代表着国际水准。河北省一共3支队伍,都是咱们承德人。这次希望孩子们能开阔眼界,锻炼自己,共同提升。


C:现在还在做着什么贡献?

Y:现在在研发低成本的创客教育工具,让承德乡村的贫困儿童、留守儿童也能享受到创客的快乐,让大家能够广泛参与进来。实现教育的初衷,让每个人都能快乐成长!


C:如果让你给现在想创业的年轻人一点建议你想说什么?

Y:创业的道路很苦,满是荆棘和挑战,就像我之前说的,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创业就是告别温床,走独木桥,狭路相逢勇者胜。创业是一条选择勇敢的道路。但是无需一步到位,可以先选择到创业公司进行积累历练。创业不是适合每个人的,只适合少数人。



首页 - 承德新鲜事儿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