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众和抛弃纺织印染,寄予希望的锂矿却面临被司法拍卖的风险

摘要: 工厂因锅炉改造暂时停产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因锅炉改造暂停生产且复产时间无法确定的情况却是少之又少。

10-29 20:16 首页 财联社晚间内参

财联社10月10日讯,*ST众和最新公告称,由于锅炉改造等情况,公司母公司及子公司于2017年10月份起开始暂停生产,具体复产时间待定。

工厂因锅炉改造暂时停产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因锅炉改造暂停生产且复产时间无法确定的情况却是少之又少。

自2015年开始,众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现今已被ST处理。除碳酸锂大涨的2016年外,其营收从2014年至今均处于下降的态势;每股净资产也在连年递减,资产负债率高达76%。

纺织印染被抛弃,寄希望于锂电池及锂矿

*ST众和上市之初是一家主要从事中高档棉休闲服装面料的开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2012年开始介入锂电池行业。根据2017半年报数据显示,其主营业务分为纺织印染和新能源锂电材料两大板块。

从营收占比上看,纺织印染占营业收入比重的20%;贸易业务营收占比约30%,主要来源于棉纺织品、服装批发、锂电池产品销售等,与其纺织印染业务有一定的关联性;锂电池及锂矿锂盐占比50%。

据了解,众和股份纺织印染业务早在2015年就开始被其管理层抛弃。今年上半年,该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大降30%,收入从上年同期的2.32亿缩减至8245万,占比50%到20%。

把时间拉长,从2014年开始众和的纺织印染营收一直在下降,占主营收入比也在大幅下降。

此前,众和今年来的公告中多次提及锂电池及锂矿将会成为公司的发力点,纺织印染业务将会逐步玻璃。其财报也明确表示表示,将以现有矿山生产经营为龙头,发挥矿山、基础锂盐、三元正极材料的纵向一体化。

在2017年6月1日,众和子公司厦门华印为迎接金砖五国会议的顺利召开,于5月底开始暂停生产,预计停产两个月左右。本该早在8月复产的业务,到目前还没有复工。

如今,众和股份及其子公司众和纺织又找了个理由宣布停产。连复产时间都没有,可见其对纺织印染业务的“心思”。

纺织印染成“过去式”,被寄予希望的锂矿却面临司法拍卖的风险

*ST众和2017半年报显示,被其寄予希望的锂矿业务营收同比大幅下降15%。金鑫矿业是*ST众和旗下重要企业,主营党坝乡锂辉石矿的勘探及开采。*ST众和将矿山未开工原因归咎于天气,实际上金鑫矿业存在丢失采矿权的风险。

工商信息显示,*ST众和旗下的阿坝众和新能源有限公司持有金鑫矿业98%的股权。金鑫矿业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拥有规模较大在产大型锂矿山的公司,而新能源锂电材料为*ST众和主业之一,因此金鑫矿业的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单就账面来说,*ST众和曾公告称,因碳酸锂价格上涨以及矿山探明储量增长,据中天华伟评估,金鑫矿业位于党坝乡的锂辉石矿矿业权估值从2012年的5.60亿元,已增长到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21.35亿元。

根据公告,*ST众和2015年的年报中曾预计,2016年如果矿山生产经营及采矿权证扩大规模审批顺利,产出锂精粉6万~8万吨,实现经营性净利润约5亿元。而在2016年年报中显示,公司当年锂精粉产量为2.16万吨。从现场情况来看,金鑫矿业的生产能力与“160万吨产能”的目标还有差距。而在上市公司本身已经“披星戴月”还继续亏损的状态下,该目标也或变为一张“空头支票”。

目前,市场对于*ST众和的估值主要集中在金鑫矿业的锂矿资源上。但是,金鑫矿业停产并不是最大的风险,更大的风险是采矿权有被司法拍卖的可能。

众和控股子公司金鑫矿业对中融国际信托存在借款逾期事项,2016年5月中融国际信托已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法律保护。2017年3月,四川省江油人民法院启动了案件抵押物(矿业权)网上司法拍卖的准备工作,矿山采矿权随时可能被司法拍卖。

“疾病”缠身的众和只剩下“壳”了

众和不仅两大主营业务前途渺茫,还被借款逾期、供应商欠款、劳动纠纷、拖欠员工薪酬、地产被查封等多个“疾病”缠身。

2017年8月9日*ST众和的重组方案公告显示,公司已与厦门某集团有限公司(乙方)签订意向性《重大资产出售框架协议》,拟以现金方式出售纺织印染业务全部资产(包括厦门华印、福建众和营销有限公司、福建众和纺织有限公司、浙江雷奇服装有限责任公司等公司股权、福建众和股份有限公司母公司名下的印染业务资产)。

不过截至目前,上述具体交易价格和交易方案仍未公布,与两家交易意向方的商洽仍在进行中,聘请的相关中介机构的尽职调查、评估、审计等工作亦在进行中。

其中,出售的资产厦门华印由于银行借款逾期、供应商欠款等诉讼事宜已被查封。厦门华印土地占地总面积约99715平方米,位于厦门市集美工业园。据了解,厦门华印的土地正是出售资产中的核心。

对于众和的财务风险不仅是借款逾期,还存在欠税、欠息、欠员工薪酬等情形,并且身负多项担保纠纷、劳动纠纷、应商欠款等各类诉讼案,涉及金额高达6亿元。此外,董事长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捕,同时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证监会调查。

连年亏损被ST、股东高管争相减持、财务诉讼案件缠身、董事长被捕,如今两大主营业务也“生死未卜”,疾病缠身的众和似乎只剩下“壳”了。








▲向上滑动


蓝鲸产品矩阵


财联社APP

蓝鲸APP

TMT APP



蓝鲸公众账号


财联社

财联社晚间内参

蓝鲸财经

蓝鲸INSURANCE

蓝鲸传媒内参

蓝鲸健康

蓝鲸汽车

互联网金融电讯

山东财经报道

蓝鲸浑水

蓝鲸教育

风度先生周刊

财经女记者部落

财鲸点金

蓝鲸新财富

猫财经

锐观察





长按右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ˉ?



每日股市热点都在这里

专业资讯 | 晨间梳理 | 随身可听

长按左边二维码下载新版APP

微信勾搭小助理 :cailianpress01

 商务合作   上海: 13262550281  北京: 18515503093



首页 - 财联社晚间内参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