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纳科普 | 顾凡及的脑科普事业——幸福并不取决于绝对值,而取决于导数

摘要: 前言“幸福并不取决于绝对值,而取决于导数。如果导数大于零就高兴,小于零就痛苦。说通俗点也就是在某方面有所上升

10-29 20:43 首页 百纳知识

前言

“幸福并不取决于绝对值,而取决于导数。如果导数大于零就高兴,小于零就痛苦。说通俗点也就是在某方面有所上升就快乐,下降则痛苦。而科普写作就让我感到自己对社会还有点用,并且还能被一些读者认可,这就让我更加开心。”


9月,一本关于脑科学的书籍《三磅宇宙与神奇心智》正式出版。这已经是书作者第6本关于大脑的科普书籍。此外,他还与他人合译了美国神经科学家科赫的《意识探秘——意识的神经生物学研究》,目前,他正在翻译美籍印度裔神经科学家拉马钱德兰的《脑中魅影——探索心智之谜》。

这个人就是顾凡及,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在退休之前,他一直从事与脑科学相关的科研与教学工作,退休后依然对脑科学“恋恋不舍”。

“退休了,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才萌生了做科普作为余生事业的想法。”顾凡及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科普书籍引导走上科研道路

科普书的写作与撰写教材、讲课并不相同,后者面对的是具有一定基础知识的专业院校学生,前者则面对的是千千万万水平参差不齐的读者。不论面对哪类受众,顾凡及都游刃有余。


这得益于他自小对于科普读物的喜爱,“我从中学时代就喜欢读科普读物,并且由此而走上了科研的道路”。


顾凡及认为,一本好的基础科学的科普书应该将科学性、趣味性和前沿性融为一体。


首先,科学性是科普读物的灵魂,科普读物的内容需要有根据,不是道听途说,更不是伪科学。科普书不仅应该让读者长知识,更应该让读者领悟大师们的治学之道,学会以理性思维独立思考,善于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而趣味则是最好的教师,一本书如果能够引起读者的兴趣,那么读者就会从“要我读”变为“我要读”;前沿性则需要科普书与时俱进,跟上科学的发展脚步,将前沿的科学介绍给读者。


“此外,科普书还应该图文并茂,有时一张好的插图所说明的问题比一页文字叙述更有效。”顾凡及说。


目前,顾凡及已出版或即将出版八本著译,其中有四本是给公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包括《脑科学的故事》和其姐妹篇《脑科学的新故事——关于心智的故事》,以及面对少年儿童的《好玩的大脑》和《心智探秘101》。


“我希望这类书可以引起读者对脑和心智强烈的兴趣和好奇。所以,在写作的时候,每部分内容不求其全,但每个故事都可以独立成篇。每一篇都从神经科学家曲折的发现故事或者一件令人不解的奇事说起,最后从中说明一个科学道理。这就像在浩瀚的脑海边上拾取一个个美丽的贝壳,汇集起来按类排列展示,让观众在赏心悦目的同时,产生对大自然的热爱。”顾凡及解释道。

科普作者也是科学的探索者

在写完《脑科学的故事》之后,顾凡及并没有马上投入到下一本书的写作。


“我回忆自己读过的神经科学教科书,里面有那么多的知识,那么,这些知识是怎么得来的,怎么知道这些知识是对的?为什么没有其他解释呢?”顾凡及对记者说。


于是,他找来神经科学史的书籍研读,遇到疑问再找相关的科学家传记读。“不过,神经科学史往往讲不到当代的最新进展,所以还得寻找最新进展的有关报道,甚至诺贝尔奖得主的演讲。”顾凡及一边整理写作思路,一边不断扩充自己的知识储备。


“后来,考虑到读者不一定熟悉有关背景知识,需要把这些材料也综合进去,写成一本书也许是个好主意。”顾凡及的这一思路被2000年诺贝尔奖得主坎德尔的一段话“砸实”,“在想深入研究一个问题的时候,我发现通过了解以前的科学家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从而逐渐得出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是非常有帮助的。我不但想知道哪些思想路线最后取得了成功,也想知道哪些思想路线最后失败了,并且是为什么而失败的。”


“这一切不正像是一部谜团重重的悬疑小说吗?你还能想出有比揭开脑和心智之谜更难的谜题吗?而且,这部小说到结尾也没有真相大白,还有许许多多疑问有待澄清,许多地方有几种可能的不同解释。”顾凡及得意地说。


正是在这一思路下,顾凡及写出了《脑海探险——人类怎样认识自己》和刚刚出版的《三磅宇宙与神奇心智》两本书。


除了写作,顾凡及还将自己有兴趣的国外书籍翻译过来,如科赫和拉马钱德兰的书。


“我对自己的要求,首先是必须读懂书中的每一句话,而且是放到整本书的大背景下读懂,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误译。”顾凡及有一次在翻译时碰到一句《哈姆雷特》中的话,虽然翻译了出来,但是自己觉得不理解作者在这里引用是什么意思,于是专门阅读了《哈姆雷特》的剧本,最终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并在译文中加注说明。

科普是“保持青春”的秘诀

“我的一位同事说,幸福并不取决于绝对值,而取决于导数。如果导数大于零就高兴,小于零就痛苦。说通俗点也就是在某方面有所上升就快乐,下降则痛苦。而科普写作就让我感到自己对社会还有点用,并且能被一些读者所认可,这就让我更加开心。”顾凡及在解释自己对于科普的热爱时说。


在获得精神上满足的同时,顾凡及认为生物学中“用进废退”的原理在大脑的应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要保持脑的健康,就得动脑筋。科普写作所需要的阅读、思考和写作,就是做脑‘保健操’。”


现在,顾凡及正在着手进行第九本科普书《有关脑和人工智能的迷思:一位德国工程师和中国科学家之间的对话》的创作和翻译,此书是与德国退休IT工程师Karl Schlagenhauf合写。


这本书以书信的形式,追踪自2013年初以来直到今年年底为止,在脑研究和人工智能研究上的一系列重大事件,例如欧盟和美国的脑计划以及其他一些计划,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等公众感兴趣和迷惑的问题进行讨论和争辩,“当然我们并不奢望我们的观点都是对的,或是对所有问题都给出结论。事实上,我们两人甚至在某些问题的看法上也有分歧,我们只是力图以理性思维来思考这些问题,并引起读者的思考,让今后的实践来检验孰是孰非。”顾凡及憧憬着。


小编:小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

公众号、报刊等转载请联系授权

bainazhishi@163.com

▼点击查看百纳历史干货

赌博or读博 | 一个工科女博士的辛酸求职经历及经验谈 | 审稿杀手的心里话 | 与研究生谈撰写论文 |  如何选研究题目? | 42所高校列入"双一流"建设 |  学历真的不重要吗? | 颜宁:女性科学家在哪里 | 研究生国家奖学金 | 北京博士10年租房记 | 诗歌折射的西南联大岁月

《百纳知识》由百纳公益组织创办和运营,

由子斯月、王成禹、赵序茅3位博士担任主编

廉富镯担任执行主编,

60余位本硕博和青年老师参与公益运营。

科研是一场美丽的冒险,

《百纳》愿做大家冒险路程中最真诚的陪伴者。

点击“阅读原文”体验一次不一样的百纳知识!


首页 - 百纳知识 的更多文章: